首页> >现代激情> >小姨子人工受精记>

首页  »  小姨子人工受精记

 
===============
我叫阿康,别人也习惯唿我康仔,今年33岁。
到年底整整结婚10年,老婆与我同年,孩子刚上小学,家庭温馨,其乐融融。
小姨子小我们6岁,今年27了,年龄稍稍差距大一些,过去都相安无事,但前一段时间她的一次人工授
精中发生的事情,令我记忆犹深!
  小姨子miroa23岁那年结婚,结果到去年都结婚3年了还没怀下孩子,岳父母都很着急,老婆也托
我出国时带回来些特效药,但都没能起作用。
后来我让老婆偷偷去问问小姨子是不是妹夫的功能有些问题。
说句实话,让她去问这个我自己心里也有一些小九九:小姨子客观地说没我老婆漂亮,但毕竟比我们
要小6岁,很青春而且她属于那种身材很健美的类型,让人常常联想到接触到皮肤会很紧绷的感受。
如果妹夫的那功能有问题,岂不是让我机会很大!
  小姨子与妹夫属于闪婚那种类型,结婚前几个月才谈定的男朋友。
所以在她没男朋友前常常来我们家玩,尤其夏天她在自己姐姐家也很随便,穿个我老婆的睡裙在屋里
跑来跑去的,又明显不穿文胸,总是让我底下的兄弟偷偷难受;另外我们家的盥洗室木门由于刚装修
时挂了一个装饰品温度计而钉过钉子,后来温度记卸下来了,但钉子拔掉留下个能窥到洗手间内部所
有情况的小孔,我趁老婆没发现就赶快贴了张她喜欢的明星照片。
这个小孔曾经是我多次偷窥小姨子洗澡的快乐源泉,小姨子那时一看就是个姑娘的身体,小奶不大,
但奶盘很大很圆,而且很挺;她下边的毛很浓密,是那种像修整过的阿拉伯数字“1”字形。
由于小孔太小而且位置太高,我从没清楚地看到过她底下到底长什麽样。
这样刺激的偷窥随着她的结婚而不再有了……
我曾经想,由于在一个大家庭生活经常见面,自己应该是小姨子涉世未深时接触最多的第一个青年男
性,她会不会对我有好感呢,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让我这个想法搁浅:一次他和妹夫到我家玩儿,我
当时刚回家,进到自己卧室换睡衣,刚刚脱到只穿个小内裤,不知道怎麽的小姨子竟然没敲门就进来
要取她姐的护肤油,她一进来看我穿成这样,不禁’啊‘的一声,我尴尬地说:“没关系,又没脱光”.
她很不在乎地说了声:“哼!谁希罕!”
就出去了。另外,夏天miroa穿低胸的衣服,在我跟前只要弯腰手就会自然护着自己的胸口生怕姐夫给
看到,就像在外边看到的那些陌生女人的下意识动作。从此我断定她对我只是当个哥哥而已,也就再没
奢望过什麽。
  后来有一个周末老婆从小姨子那儿回来,怕孩子听到,偷偷拉我到保姆间告诉我:她问小姨子了,
听说妹夫虽然不是很强悍,但是个正常男人能过夫妻生活,而且小姨子也去医院看过,她的身体机能没
问题,没有输卵管不通或子宫粘连的是什麽毛病。
老婆让我好好想想办法,要不然,她爸妈太操心了。
我只有奉命四处打听,后来从在医院工作的哥们儿那听说,男人虽然勃起,射精没什麽问题,但要是精
液浓度不足,或所射精液中无成活精子一样不能生育。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老婆,几天后老婆告诉我,小姨子强迫妹夫去检查了,果真是属于死精!
他们小两口准备采用人工授精了。
但老婆说有个难爲情的请求要我答应,希望我能捐出自己的精子,因爲小姨子觉得医院提供的精子虽然
据称都是大学本科以上身体健康的男士捐出的,但miroa怕要是那男人长的太丑,岂不是害了下一代。
另外姐夫这麽帅,和姐姐的孩子这麽漂亮聪明,她觉得要是用我的精子肯定会有好的遗传基因,而且将
来孩子也和这个大家有真的亲缘关系,只是别让岳父母知道就行了,怕他们传统思想接受不了。
  我说,老婆你都没什麽意见,我当然没意见了,呵呵,我又多一个孩子呢!
老婆说:“美得你啊,将来是绝对不许对孩子说的,这样一是因爲要保护孩子的心里感受,另外,这也是
小姨子答应妹夫的条件。 “
第二天一大早,小姨子给我打来电话:”哥,谢谢你,我昨天好不容易说通了我姐,后来还怕你那里又
不同意呢!“
”怎麽会呢,要在哪个医院采集精子,我今天就可以去。“我回答。
”就在小芳她们科室。“
”啊,小芳“我听到小芳这个名字真的没想到。因爲小芳是miroa的同班同学,在我们城市的一家大医院
的妇産科工作,因爲过去曾拜托过他老公帮我们买手机一起吃过饭。
”但怎麽采集精子会让我去妇産科啊?……我惊奇地问小姨子。 ”
哥……是这样,这是小芳建议的,因爲既然我选择了身边的人捐精子,就不要像常规那样使用冷冻精液
了,那样会造成部分精子死亡而影响受孕率的……你看,我说这话都不好意思……
“miroa支支吾吾的解释。
”恩,好吧,没什麽问题。“我心想,无所谓了,反正怎麽采集我也占不到什麽小姨子的便宜,只是精
子少了个被液态氮速冻一下的环节而已。
”那你这些天不要喝酒,也不要抽烟好吗?全当是爲了未来的外甥嘛!姐夫!“小姨子说话好像轻松了
很多。
”禁酒没问题,戒烟我可真得下功夫了。“
我心想,哪是什麽外甥,明明是爲了我”儿子“嘛。
”谢谢你了,姐夫,那两周后,我们一起去小芳那儿。“ 挂了电话,我下意识地把抽的剩了一半的烟掐灭了。

  一周后由于老婆出差,就我和小姨子夫妇俩去了医院。
进了医院,小芳把妹夫挡在了妇産科手术3室的门外,然后小姨子进了手术室做准备工作,我被领到手
术室里套着的一间器械室。
小芳告诉我,这里不比医院男科的取精室,没有刺激的录象可以看,只有自己想办法把精液弄出来,
装进她给的一个玻璃容器。
小芳出去了,我看这里温度有点热,彻底脱下了裤子,拿出自己的宝贝儿,告诉它:”你今天可要争气
啊,给咱来点高质量的种子“.
然后就用手慢慢套弄起来。
虽然想到小姨子就在隔壁,或许下边什麽也没穿小弟弟马上扬起了高昂的头,但自己一个人在这’卡拉
OK‘实在没什麽意思,都套弄了10分钟还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吱!“门突然响了,小芳很快闪了进来,而我还在套弄着阴茎,当时我就涨红了脸,很尴尬地捂住我
的宝贝儿。
  ”害怕什麽,我虽然是妇産科医生,但毕竟是医生,什麽没见过,康哥,来,让我看一下,出不来
吗?“说着小芳蹲下身来顺势用左手抓住了我的勃起很充分的阴茎,眼睛里透出贪婪的目光。
说实在的,小芳比小姨子结婚早一些,有一些成熟少妇特有的风韵,原来和MIROA请她吃饭时我看得出
来她对我的好感,但我只是有贼心没贼胆罢了,从没私自联系过她,没想到今天我的小弟弟就这样被
她饱饱地抓在手里……
我的小弟弟不听话的一跳一跳。
  ”康哥,没想到你的阴茎有这麽大,真的很少见啊!但你似乎包皮有一点长。“
小芳用手一边来回抚摸着我的阴茎一边用一种异样柔情的目光注视着我。
”没关系吧,只有在它疲软时才看得出来包皮有些长,你看勃起后包皮都褪到后边了,不会影响性生活
质量的吧?“说实在的我过去没把这当问题。
”谁说没关系,包皮稍长一点也会藏污纳垢的,另外由于平时有包皮的包裹,勃起时突然露出来的龟头
会因爲突然暴露在外接受不了太强的刺激而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在说这话时小芳很专业。
”哦,不瞒你说,我自己自卑的一点就是这,虽然阴茎比一般人都大,但我一般插进去超不过10分钟就
射了,原来原因在这儿啊。“
”这没什麽,回头你来,我都可以帮你做个包皮环切术,那只是个小手术。“
小芳说完,认真地用脱脂棉球蘸了些生理盐水帮我擦拭龟头附近的冠状沟,她的脸离我的小弟弟越来
越近,眼看小芳的嘴巴就要亲到我的弟弟了,门又一次”吱“的响了,小姨子miroa猝不及防的走了进来。
”小芳你在干什麽?“小姨子似乎有点不高兴地问。
小芳下意识已经用双手捂住了我的阴茎,但他的手太纤细,只够捂住我的阴茎本身,整个阴囊却完全
暴露在外,小姨子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完全不象上次看到我换衣服那种不在乎的神情。
这倒把我弄得很不自然,随便抓着揉成一团的裤子盖在光秃秃的腿上。
”哦,这里条件太不专业,康哥的精子射不出,我准备用直肠内刺激前列腺的办法帮康哥射精。“小芳
的反应很快,她的镇静倒显出我的仓皇。
”小芳,我想问你,你一会儿用什麽东西把姐夫的精液放到我身体里?“小姨子似乎对手术过程不是很
放心,但眼睛还是恶狠狠地盯着小芳盖在我阴茎上的双手。
  ”我们有专门的送精器,你放心,我们一年做上百例人工受精呢,经验和消毒没问题。“小芳依然
蹲着没起来。
”那器具是什麽做的,冰冷吗?“miroa也蹲在了小芳旁边,由于她穿了件手术袍,胸口开得较大,我
清楚看到她的乳沟很深很深,小弟弟又不听话地跳起来,一下子从小芳的两手间蹦了出来,小芳赶快
又用手捂住。
”恩是合金的,但我可以帮你把它加温一下,不会太冰。“
”小芳,我有个事求你,我不想要那金属玩意儿插进我身体,我想要个儿子,听说女人到高潮的时候
授精生儿子的几率大,就让姐夫直接帮我送进体内吧,但你不要告诉小涛(我妹夫的名字)好吗?姐
夫,求你了,就当爲了你外甥嘛!“
小姨子撒起娇来,她的右手也很快摸到了我的阴囊,用手指轻轻的揉起我的蛋蛋来。
”我们可是兄妹关系啊,这麽做将来咱们见面多尴尬?“虽然我心里一万个愿意,但我还是违心地说了
这麽一句。
”这是特殊事件特殊处理,你不说,我不说,小芳不说,我姐也不会知道的嘛!姐夫!“小姨子的右手
已经顶开了小芳的双手,握紧了我的阴茎。
我的弟弟已经情不自禁地连续震动几下。
”那好吧,但我们要到手术床去,这里卫生条件不具备!“小芳说完又从小姨子手里把我的阴茎夺了回来。
我赶快找了个台阶下,迅速站起来,说是这里太热了,顺便把上衣也脱掉,裸着身子出门走进手术间。
  小姨子飞快地跟了出来,往床上一躺,叉开双腿把两条白白嫩嫩的玉腿放在了産床的支腿架上,
这时,她的整个阴户实实在在地暴露在我眼前,虽然原来偷窥过她的阴毛,但大阴唇和小阴唇还是第
一次看到,而且这麽近。
当时如果能测血压的话,我的血压绝对在180以上。
你想想,我垂涎已久的小姨子我马上就可以和她交媾了,天啊,这是在做梦吗?
我小心翼翼地把头凑到小姨子阴户前,用舌尖轻轻地舔了舔小姨子的小阴唇,她哼了一声,然后身子
紧跟着震颤了几下,把大腿根敞得更开,小阴唇慢慢地裂开一个小缝,粉红的阴道口和一个微微勃起
的阴蒂暴露了出来,我用手指彻底分开她的小阴唇,用整个舌面润润的舔起了她的阴蒂。
”看把你舒服的,我都想做人工授精了。“小芳一边带着手术橡胶手套,一边用走到我跟前又用手抓住
我的阴茎套弄起来。
”你可别把我揉泄了,一会儿怎麽给miroa授精啊!“我怕刺激太强,万一发射,还没有享受的美味就
这麽浪费了。
”没关系,一会我帮你顶住会阴穴,会很大地延缓射精时间的,再说,你平时插进后10分钟射精属于很
正常的范畴,不要给自己心里负担,反而会增加性交时间。“小芳说着,用另一个手揉着自己的阴部位置。
小姨子倒没说什麽,眯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姐夫给她口交,一会儿功夫,他的底下已经湿透了,我看
差不多了,应该可以插了,但她又坐起来,从手术床上跳了下来,把我的屁股推到手术床边让我躺下来。
然后说:”每次看到姐姐的脸色那麽好,我都好羡慕,我想着姐夫就应该很厉害,你看你这麽健壮,
小涛却那麽瘦,我原来以爲结了婚我催他好好锻炼会好呢,结果没戏。姐夫!你的阴茎好大啊,小涛
只有你的三分之二,你的弟弟我都咽不到底!今天让我好好看看。“
小姨子说着,就把我的阴茎尽可能地含到嘴里,小芳只能在旁边揉着我的卵蛋。
  小姨子用舌尖频率很快地舔着我的龟头尿道口下部,我感到一阵搔痒,干脆任由她俩玩弄我的阴茎。
过了一会我感觉舔法怎麽不同了,睁眼一看原来,现在舔阴茎的人换了小芳,她的舌头非常柔软,
很温热,让我感觉特别的舒服。
小芳没舔几下,小姨子就把她推开。
”是我要受精啊,你怎麽在这儿享受呢?“小姨子开始责怪小芳。
小芳说,”看你个小气鬼,这麽大的家伙容易见到吗?再说,我也用口水帮你消消毒啊,呵呵。“
小姨子让我起来,说:”姐夫,快进来吧,我底下湿得受不了了,难受死了,快干我吧!“
”看你个小淫虫,原来上学怎麽没发现呢?“小芳在一旁酸酸地说。
噗呲一声,我的阴茎整个挺进了小姨子的阴道,的确润滑透了,来回抽动好享受啊!
抽动了几下,我突然想到都这麽半天了我还没看到小姨子的乳房呢,就冷冷地说了句,这麽抽动好像
还是不够刺激啊,感觉自己想个机器人!
“那你要怎麽个刺激法,我整个人都让你插了,你还要怎样?”
  小姨子不解地问,而小芳则快速把自己上衣纽扣揭开,去了胸罩露出了很大的一对奶子,她的奶
头很长,已经硬挺挺地立在那里。
“男人作爱也需要视觉的刺激,这样可以帮助他提升高潮质量。”小芳像个老师在给小姨子讲课,同时
用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肥奶,另一只手则在揉着我的阴囊。
“不用你来刺激,我也有。”小姨子说着干脆敞开了自己的手术袍,一对精致的乳房耀进我的眼帘,哇!
乳头这麽粉红,而且鸡皮疙瘩都能看清楚,我迅速把一双手送上去抓揉起来,并不断用指间提拉她的
乳头,间或用嘴巴湿湿地舔一下。
小姨子情不自禁地浪叫起来,小芳赶快捂住她的嘴巴。
“你最好安静点儿,你还让我不要给小涛说,你这样叫小涛要是怀疑了沖进来看你们怎麽收场!!!”
小姨子吓得赶快用牙咬住解开的手术袍一角,皱着眉头继续迎接着我的抽送。
  说来也怪,或许是小芳的开导,我今天持续时间长多了,换了6个姿势抽送了20多分钟才射了精,
虽然不及某些勐人动不动就大干一两个小时,但对我来说很满足了,因爲小姨子也很兴奋地达到高潮
好几次。
射了精,小芳让我来别动,把阴茎还放在里边不要出来,这样能让精液很深入的送入她的子宫。
小姨子已经没了力气,闭着眼睛像昏了过去,我只能继续抱着她的腰等待时间足够再拔出。
这时小芳把她的乳头凑到我嘴边,示意我帮她舔舔。
有十分钟的样子,正当小芳看到我的弟弟又擡起了“头”,准备脱下她的裤子时,妹夫在手术室外边喊
:“小芳,好了吗?手术怎麽做了这麽久了?”
小姨子一下子吓醒,赶快坐起来,依依不舍地亲了亲我的又一次勃起的阴茎,赶快穿上了手术袍躺在
了手术后应该躺的移动担架上准备被推出手术室。
而小芳则遗憾的整理了手术消毒服,给妹夫应了声:“马上结束!”
  之后几个月,我老婆和妹夫似乎故意让我们避开,没让我和小姨子单独见过面,但小姨子的人工
授精很成功,10个月后生下了一个健康漂亮的男婴。
这几天,她做月子回娘家了,有时只有我俩单独在一间屋子的时候,她竟不怕岳母或我老婆随时会进
来,故意敞着一对奶子给孩子喂奶,我知道这意味着什麽,但怕任其发展迟早总会让家人发现的,便
总当没领悟。
大家你们说怎麽办啊


赞(9)